您好,欢迎访问中国血栓疾病治疗策略研究平台!

网站首页 > 科普互动 > 患者须知

深静脉血栓及其诊断

发布者:中国血栓疾病治疗策略研究平台 2017-11-15


(原创)2016年11月1日 北京医院血管外科



郭李龙 李拥军 中国实用内科杂志 2013年5月 第33卷 第5期


文章编号: 1005 -2194( 2013) 05 -0359 -04 中图分类号: R364. 15 文献标志码: A
摘要: 未经治疗的下肢深静脉血栓( DVT) 所导致的严重后果, 已得到临床工作者的广泛重视, 准确且及时的诊断是治疗 DVT 的前提。文章结合相关文献报道以及国内、 外临床指南对 DVT 的诊断进行阐述。目前国内、 外专家一致认为, 临床上应结合患者 DVT 形成的临床可能性评分、 通过血中 D - 二聚体水平测定, 以及超声多普勒等影像学检查进行综合评判, 以确立诊断。
关键词: 深静脉血栓; D - 二聚体; 超声多普勒检查。

Diagnosis of deep vein thrombosis. GUO Li-long,LI Yong-jun. Department of Vascular Surgery,Peking Union Medical College Hospital,Chinese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s,Beijing 10073,China Abstract: Deep vein thrombosis ( DVT) without treatment will probably cause serious complications which have been concerned by more and more medical staff. Correct and quick diagnosis is the basis of treatment. This article illustrates how to diagnose DVT by summarizing related articles and domestic as well as international and national guidelines. Consensus has been reached by experts that clinical pretest probability together with D - dimmer level and ultrasound sonography are the main recommended strategies to diagnose DVT.

Keywords: deep vein thrombosis; D - dimmer; ultrasonic doppler examination

中国血栓疾病治疗策略研究平台

李拥军, 主任医师、 教授、 博士生导师。现工作于北京协和医院。主要从事外周血管疾病的诊治工作; 北京协和医学院 2011 年度优秀教师; 研究方向为缺血性疾病的治疗性血管生成, 并获得 2011 年华夏医学科技三等奖。

深静脉血栓( DVT) 是血液在深静脉内不正常凝结引起的静脉回流障碍性疾病,多发生在下肢; 血栓脱落可引起肺动脉栓塞, 两者合称为静脉血栓栓塞症( VTE) 。DVT 可分为周围型及中心型。超过90% 的急性肺栓塞来源于中央型DVT 的脱落。中央型 DVT 临床表现较重, 常与严重的慢性疾病相关,例如癌症、 充血性心力衰竭、 呼吸功能障碍、 高龄( > 75 岁) [ 1 - 2] 。周围型 DVT 临床表现较中央型轻,甚至常无特殊临床表现,常与暂时的危险因素相关, 例如近期手术史、 制动、 长途旅行等。但亦可以是肺动脉栓塞栓子的来源; 不及时发现或治疗会致血栓蔓延,形成中心型栓塞; 远期导致 DVT 后综合征( PTS) , 影响生活质量, 增加医疗负担。因此, 快速、 方便、 准确地诊断下肢 DVT, 是减少致死性肺栓塞的发生、 降低 PTS 出现的关键。


1 临床表现
DVT 典型的临床表现为患肢的突然肿胀、 疼痛、 软组织张力增高,腿围增加; 症状活动后加重,抬高患肢可减轻; 血栓部位常有压痛, 浅静脉扩张, 皮温增高。发病 1 ~ 2 周后,患肢可出现浅静脉显露或曲张。血栓位于小腿肌肉静脉丛时,将患肢伸直,踝关节背屈, 出现小腿肌肉深部疼痛( Homans 征) 或者刺激小腿肌肉内病变的静脉, 会出现小腿肌肉深部疼痛( Neuhof 征) 。

严重的下肢 DVT 可出现“股白肿” 甚至“股青肿”。股白肿为全下肢明显肿胀、 剧痛, 皮肤苍白,伴体温升高和心率加快。股青肿是下肢 DVT 最严重的情况,由于髂股静脉及其侧枝全部被血栓堵塞,静脉回流严重受阻,组织张力极高,导致下肢动脉痉挛,肢体缺血; 临床表现为患肢剧痛, 皮肤发亮呈青紫色、 皮温低伴有水泡, 足背动脉波动消失, 体温升高; 如不及时处理,可发生休克和静脉性坏疽[ 2] 。

这里需要强调的是以上提到的症状不具有特异性。一项纳入 2005 例疑似 DVT 患者的诊断性队列研究显示,若不结合临床可能性评分,个别临床表现诊断性非常差[ 3] 。仅根据临床症状和体征诊断下肢 DVT 是不准确的[ 4 - 5] 。

临床上常用的评分系统包括 Wells、 Constans、Kahn、 St. André 评分等,国内有研究将 274 例疑诊下肢 DVT 的住院患者分别进行 Wells、 Kahn、 St. André和 Constans 临床评分, 结果显示 Wells 评分诊断下肢 DVT 的敏感度为 77. 3% , 特异度为 65. 6% , 表明Wells 评分在中国住院疑诊下肢 DVT 患者中准确性最高[ 6] 。在最新的 2012 年美国胸科医师学院( ACCP) 第 9 版《抗栓治疗和血栓预防指南》 ( 简称第 9版指南) 中也建议应根据患者DVT 发生的可能性临床评估来指导初发下肢 DVT 的诊断流程[ 7] 。值得注意的是, 对于怀疑下肢 DVT 的患者, 超过 50% 的患者最后确诊为其他疾病[ 8 - 9] 。因此, 辅助检查及检验显得尤为重要。

2 辅助检查和诊断策略
最为常用的辅助检查为超声多普勒; 常用的检验为 D-二聚体( D-Dimer) 。对于临床评估低度可能的初发下肢 DVT 患者, 推荐应用 D-二聚体或下肢静脉超声进行初步检查。临床中度可能的患者, 推荐进行高敏 D-二聚体检查、 近端加压超声或全下肢超声检查。对于临床高度可疑 DVT 的患者, 推荐行近端加压或是全下肢超声。诊断初发 DVT 较好的诊断策略是联合应用临床可能性判断、 D-二聚体以及超声检查[ 10] 。
2. 1 D-二聚体 D-二聚体是交联纤维蛋白的特异降解产物,是反映凝血激活及继发性纤溶的特异性分子 标 志 物, 诊 断 急 性 DVT 的 灵 敏 度 较 高 ( >99% ) , > 0. 5 mg /L ( ELISA 法) 有重要参考价值。可用于急性 VTE 的筛查、 特殊情况下 DVT 的诊断、疗效评估、 VTE 复发的危险程度评估。D-二聚体检测的主要目是排除 DVT, 若不能保证灵敏度将会带来偏差, 并造成严重后果。因此临床上需要具有高敏感度的检测方法。目前临床研究认可的快速检测方法主要有 2 种: 一种是在全血中进行的( 如自身红细胞凝集、 SimpliRed、 Agen 等) ,另一种是快速 ELISA ( VIDASD-D、 Biomerieux 等) 。但因其试剂盒选择不同会有不同的结果, 标准的定点难以统一, 敏感度无法达到 100% 。各医疗单位根据自身情况选用不同的方法,标准选择不尽相同。都需要与临床实际进行比对选取 cut-off 值( 被检分析物的量值,用于确定结果高于还是低于临床或分析决断点) 。近来出现的一种新的检测方法是乳胶增强免疫比浊法, 具有很高的敏感度及阴性预测值( 均达到 100% ) 。若结果 < 0. 5 mg /L, FEU 则为阴性,反之为阳性[ 11] 。对于低、 中度可疑的患者, 其阴性结果具有独立排除诊断功能,无须需进一步检查。第 9 版指南中推荐对于低、 中度临床可疑的初发DVT 患者,如果高敏 D-二聚体阴性, 可以排除诊断,不推荐进行其他辅助检查[ 7] 。北京协和医院同样是采用上述方法, 试剂选用日本西门子公司提供的Innovance,试剂推荐 cut-off 值为 0. 5 mg /L FEU。
2. 2 超声多普勒检查 针对 DVT 诊断, 超声多普勒的灵敏度、 特异度都较高, 是 DVT 诊断的首选方法,适用于对患者的筛查和监测。检查前按照 DVT诊断的临床特征评分,可将患有 DVT 的临床可能性分为高、 中、 低度。如连续两次超声检查均为阴性,对于低度可能的患者可以排除诊断,对于中、 高度可能的患者,建议行血管造影等其他影像学检查。超声检查包括全下肢超声及近端加压超声。对于此二者的选择, 根据临床评估的可能性不同有所取舍: 对临床初发低度可能性患者, 如果 D-二聚体阳性,建议行近端加压静脉超声, 而不是全下肢超声。全下肢超声更适合应用于不能进行超声检查( 如皮下组织过厚或皮下有液体, 腿部石膏固定, 不能进行充分压迫检查) 或是有严重症状的腓静脉DVT 患者, 或者有远端 DVT 向近端延伸危险的患者。对于高度怀疑初发下肢 DVT 患者, 若 1 次近端下肢静脉压迫超声( CUS) 阴性而 D-二聚体阳性, 则行全下肢超声或 1 周后复查近端加压超声检查。临床实践中,对于中、 高度可能性患者,若条件允许,选择全下肢静脉超声对于病情评估更准确; 对于低度可能患者,若 D-二聚体阳性, 近端加压超声阴性, 且排除了其他可致 D-二聚体升高的疾病, 建议 1 周后复查近端加压超声, 以免漏检可能向近端发展的远端肌间静脉血栓。
2. 3 螺旋 CT 静脉成像 准确性较高, 可同时检查腹部、 盆腔和下肢深静脉情况。然而,费用及放射性限制了其在临床的应用。对于超声提示阴性的双下肢严重水肿患者来说, 可选用此方法排除髂静脉的孤立性血栓[ 7] 。并且当怀疑有肺栓塞时, 可同时进行 CT 静脉造影( CTV) 与 CT 肺动脉造影( CTPA) 检查,评估静脉的同时也可找到肺栓塞的影像学证据。
2. 4 静脉造影 此方法准确性高,不仅可以有效判断有无血栓、 血栓部位、 范围、 形成时间( 新鲜血栓还是陈旧血栓) 和侧枝循环情况, 而且常被用来鉴定其他方法的诊断价值。但是由于其有创性, 并未得到第 9 版指南及国内指南的支持。若临床上对于不能进行超声检查或超声无法确诊的患者, 建议采用 CTV、 核磁静脉造影或 MR 直接扫描血栓成像作为直接静脉造影的替代方法。
2. 5 核磁共振 核磁共振静脉显像( MRV) 对于中央型 DVT 的 敏 感 度 及 特 异 度 都 非 常 高 ( 均 >95% ) [ 12 - 14] ,在诊断孤立的髂静脉血栓方面远远优于加压超声[ 15] 。MRV 不需要造影剂、 无放射性, 因此对于妊娠患者是非常好的选择。但是费用高、 技术设备要求高,限制了其在临床上的广泛使用。

3 诊断流程

考虑到 D-二聚体的局限性以及进一步检查的成本花费,不管是第 9 版指南还是国内《深静脉血栓形成的诊断和治疗指南( 第二版) 》 均建议根据患者 DVT 发生的可能性临床评估来指导初发下肢DVT 的诊断流程( 图 1) , 而没有必要让所有患者均进行同样的检查[ 7,16 - 17] 。目前临床上最常用的可能性评分为 Wells 评分,但是对于 Wells 评分适用人群却存在着争论。尤其是对于就诊于地方医疗中心的患者以及老年患者或者有其他合并症的患者, 此项评分的有效性有所降低[ 18] 。因此, 完全用 Wells评分取代临床医生的经验性评估也是不可取的, 应根据具体情况来对患者的临床可能性进行评估。

中国血栓疾病治疗策略研究平台

4 特殊形式的 DVT 诊断

4. 1 复发性 DVT DVT 复发的诊断标准一直以来都没有定论,原因在于对于血栓是新鲜还是陈旧,很难通过相关的辅助检查来识别。目前都是通过血管加压后的管径变化来间接反映是否为复发血栓。有文献认为阻抗容积描记术对于提示 DVT 复发较血管超声的准确性更高。因为对于存在下肢 DVT 的患者,阻抗容积描记术的结果可以更快的恢复正常。当其再次出现异常结果时则可以提示血栓复发。在1 项收集 161 例曾确诊下肢 DVT 并且阻抗容积描记结果异常的患者中,3 个月后复查有 67% 患者结果正常,9 个月后复查有 92% 的患者结果正常[ 19 - 20] 。而对于加压超声来说,1 年后复查结果正常者只占60% ~ 70%[ 21 - 22] 。随着时间的延长,血栓内的铁蛋白浓度会升高,因此也有文献称可通过血栓的信号改变评估血栓复发[ 23] 。近年来一项研究结果建议将新出现不可压陷的静脉节段或静脉直径 > 4 mm作为 DVT 复发的诊断标准[ 24] , 诊断依据的安全性也得到了 2 项相关研究的支持, 其中 1 项在 284 例用此标准排除 DVT 的患者中,仅 8 例在 3 个月后被再次确诊为 DVT[ 25] , 另一项对于 75 例超声提示静脉直径轻微增加( ≤4 mm) 且 D-dimer 阴性患者停止抗凝药物治疗,3 个月后 VTE 复发率为 0[ 26] 。当
然,若要将此标准在临床上推广,尚需要更多的长时间随访数据予以支持。对于其他情况( 可疑复发性下肢 DVT 且 CUS 结果异常但不能确诊的患者, 比如有残留血栓的静脉直径为 2 ~ 4 mm) ,在第 9 版指南中建议,如果可行,行静脉造影进一步明确[ 7] 。

4. 2 孤立髂静脉血栓 存在于髂静脉的孤立血栓会导致患者严重且广泛的下肢水肿,疼痛明显,患者临床表现重,一旦漏诊未得到及时治疗,极易发生肺栓塞等并发症。通常情况下, 全下肢超声与近端加压超声检查范围均不包括髂静脉。而且髂静脉超声要求患者空腹,受患者体型影响较大; 另一方面, 髂静脉位置较深无法进行加压, 只能通过观察是否有血流信号判断髂静脉通畅情况, 仅靠超声检查极易漏诊髂静脉血栓。第 9 版指南中也指出超声在此领域的局限性,因此,对于无法解释的严重下肢水肿患者, 如 果 近 端 加 压 超 声 或 全 下 肢 超 声 提 示 未 见DVT,应进行髂静脉的影像学检查以排除髂静脉DVT[ 7,27] 。

综上,下肢 DVT 由于其肺栓塞的风险以及 PTS形成后严重影响患者生活质量, 快速而精确的临床诊断非常必要。而诊断应综合临床可能性评分、 D-二聚体水平、 以及静脉超声等影像学检查而得出,以免漏诊延误治疗引起严重后果或是过度医疗, 增加患者花费。


参考文献
[ 1] Galanaud JP, Quenet S, Rivron-Guillot K, et al. Comparison of the clinical history of symptomatic isolated distal deep-vein thrombosis vs. proximal deep vein thrombosis in 11086 patients[ J] . J Thromb
Haemost,2009,7( 12) : 2028 - 2034.
[ 2] 周忠信,符方勇,林智琪, 等. 复合手术治疗左髂静脉受压综合征继发左下肢急性深静脉血栓[ J] . 南方医科大学学报,2013,33( 1) : 131 - 134.
[ 3] Qaseem A, Snow V, Barry P, et al. Current diagnosis of venous thromboembolism in primary care: a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 from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Family Physicians and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Physicians[ J] . Ann Intern Med,2007,146( 6) : 454 - 458.
[ 4] Goodacre S, Sutton AJ, Sampson FC. Meta-analysis: The value of clinical assessment in the diagnosis of deep venous thrombosis[ J] .Ann Intern Med,2005,143( 2) : 129 - 139.
[ 5] Kelly J, Hunt BJ. A clinical probability assessment and D-dimer measurement should be the initial step in the investigation of suspected venous thromboembolism[ J] . Chest,2003,124: 1116 - 1119.
[ 6] 朱力,王建国,刘敏, 等. 疑诊下肢深静脉血栓患者临床可能性预测评分研究[ J] . 中华心血管病杂志,2011,39 ( 11) : 1011 -1015.
[ 7] Bates SM, Greer IA, Middeldorp S, et al. VTE, thrombophilia, antithrombotic therapy, and pregnancy: Antithrombotic Therapy and Prevention of Thrombosis,9th ed: American College of Chest Physicians Evidence-Based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 J] . Chest,2012,141( 2 Suppl) : e691S - 736S.
[ 8] Birdwell BG,Raskob GE,Whitsett TL, et al. The clinical validity of normal compression ultrasonography in outpatients suspected of having deep venous thrombosis[ J] . Ann Intern Med,1998,128: 1 - 7.
[ 9] Huisman MV,Büller HR, ten Cate JW, et al. Serial impedance plethysmography for suspected deep venous thrombosis in outpatients.The Amsterdam General Practitioner Study[ J] . N Engl J Med, 1986,314( 13) : 823 - 828.
[ 10] 高阳,田鹏. 下肢深静脉血栓形成患者血浆抗凝蛋白水平检测的临床意义[ J] . 山东大学学报( 医学版) , 2006,44( 5) : 489 -491.
[ 11] Legnani C, Cini M, Scarvelis D, et al. Multicenter evaluation of a new quantitative highly sensitive D-dimer assay,the Hemosil D-dimer HS 500,in patients with clinically suspected venous thromboembolism[ J] . Thromb Res,2010,125( 5) : 398 - 401.
[ 12] Legnani C,Cini M,Scarvelis D,et al. Magnetic resonance venography for the detection of deep venous thrombosis: comparison with contrast venography and duplex Doppler ultrasonography[ J] . J Vasc Surg,1993,18( 5) : 734 - 741.
[ 13] Spritzer CE, Norconk JJ Jr, Sostman HD, et al. Detection of deep venous thrombosis by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J] . Chest,1993,104( 1) : 54 - 60.
[ 14] Evans AJ,Sostman HD,Knelson MH, et al. 1992 ARRS Executive Council Award. Detection of deep venous thrombosis: prospective comparison of MR imaging with contrast venography[ J] . AJR Am J Roentgenol,1993,161( 1) : 131 - 139.
[ 15] Catalano C,Pavone P,Laghi A,et al. Role of MR venography in the evaluation of deep venous thrombosis[ J] . Acta Radiol, 1997, 38 ( 5) : 907 - 912.
[ 16] 中华医学会外科学分会血管外科学组. 深静脉血栓形成的诊断和治疗指南 ( 第 2 版) [ J] . 中华外科杂志, 2012, 50 ( 7 ) :611 - 614.
[ 17] 孙平,孔北华. 产后住院患者合并深静脉血栓形成的临床分析[ J] . 山东大学学报( 医学版) ,2011,49( 1) : 104 - 106,110.
[ 18] Oudega R, Hoes AW, Moons KG. The Wells rule does not adequately rule out deep venous thrombosis in primary care patients[ J] . Ann Intern Med,2005,143( 2) : 100 - 107.
[ 19] Koopman, MM, Büller HR, ten Cate JW. Diagnosis of recurrentdeep vein thrombosis[ J] . Haemostasis,1995,25( 1 - 2) : 49 - 57.
[ 20] Huisman MV, Büller HR, ten Cate JW. Utility of impedance plethysmography in the diagnosis of recurrent deep-vein thrombosis[ J] . Arch Intern Med,1988,148( 3) : 681 - 683.
[ 21] Prandoni P, Cogo A, Bernardi E, et al. A simple ultrasound approach for detection of recurrent proximal-vein thrombosis[ J] . Circulation,1993,88( 4 Pt 1) : 1730 - 1735.
[ 22] Heijboer H,Jongbloets LM,Büller HR,et al. Clinical utility of realtime compression ultrasonography for diagnostic management of patients with recurrent venous thrombosis[ J] . Acta Radiol,1992,33( 4) :297 - 300.
[ 23] Moody AR, Pollock JG, O'Connor AR, et al. Lower-limb deep venous thrombosis: direct MR imaging of the thrombus[ J] . Radiology,1998,209( 2) : 349 - 355.
[ 24] Prandoni P,Lensing AW,Bernardi E,et al. The diagnostic value of compression ultrasonography in patients with suspected recurrent deep vein thrombosis[ J] . Thromb Haemost,2002,88: 402 - 406.
[ 25] Le Gal G, Kovacs MJ, Carrier M, et al. Validation of a diagnostic approach to exclude recurrent venous thromboembolism[ J] . J Thromb Haemost,2009,7( 5) : 752 - 759.
[ 26] Prandoni P,Tormene D,Dalla Valle F,et al. D-dimer as an adjunct to compression ultrasonography in patients with suspected recurrent deep vein thrombosis[ J] . J Thromb Haemost,2007,5: 1076 -1077.
[ 27] 钟南山. 深静脉血栓及肺小动脉血栓栓塞症早期诊断的新技术评介[ J] . 中国实用内科杂志,2012,32( 11) : 817 - 819.

2013 -02 -02 收稿 本文编辑: 张建军




返回列表